【飞卢小说】爱奇小说|爱情短篇小说|爱情故事小说 > 游戏·竞技 > 猎魔烹饪手册 > 第九章 才是刚刚开始
听书 - 猎魔烹饪手册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章 才是刚刚开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嘉伦是凶手?

    正在翻看刚刚兑换的书籍《如何正确参加‘疯狂游戏’》的杰森,在听到从电视中播发出的消息后,愕然的抬起了头,看向了突然插播的新闻。

    家族之间的斗争?

    亦或是继承人之间的斗争?

    还是……

    某些敌对势力?

    几乎是一瞬间,杰森下意识的想到了这些。

    任何的家族,虽然势力庞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内部必然是盘根错节的。



    毕竟,再大的家族,资源也是有限的。

    想要获取资源,那就要力争上游。

    或许是一个家族,表面上也是和和气气的。

    暗地里?

    你死我活。

    而敌人也是一样的。

    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资源,敌人从不会消失,只会源源不断的出现,不是将敌人吞掉变成自己的养分,就是被敌人摧毁,成为敌人后花园的沃土。

    不过,不论是哪一种,杰森绝对不相信是嘉伦下的手。

    并不是杰森对嘉伦有什么绝对的信心。

    而是,感觉嘉伦的实力不够!

    “被利用了吗?”

    杰森心底自语着。

    森德9,杰森见过。

    就在不久前的这间公寓中。

    当时的森德9,嚣张跋扈,眼带不屑。

    但是对方有着这样做的底气。

    杰森超乎常人的感知,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即使是在这间‘防守森严’的公寓中,也有两道视线一直牢牢锁定着他。

    之前是没有的,随着森德9出现而出,随着森德9离去而离去。

    很明显,森德9是有着足够安排的。

    随身带着保镖,且实力相当可以。

    尤其是,对方在见他这个‘囚笼之中的人’时,都是这么的谨慎,森德9见嘉伦时会没有安排?

    这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临时起意,也一定会有稳妥的措施。



    以嘉伦为‘饵’,引诱了森德9。

    或者这个‘局’可以在向前延伸一点。

    例如,来看他时,也是这个‘局’的前兆?

    想到这,对于整个事件的过程,杰森还暂时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杰森却是可以肯定了。

    这个布局的人,对森德9相当熟悉,不仅了解着森德9的习惯、处事方式,还洞悉了森德9的性格弱点。

    不然的话,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刺杀森德9,还恰到好处的推出了一个‘替罪羊’。

    “职业的!”

    杰森评价着。

    接着,杰森再扫了两眼新闻,再没有任何发现后,很快就收回了注意力。

    既然是职业的,自然不会留下更多线索。

    依靠这样的新闻想要找到线索,真的是天方夜谭。

    而深挖?

    他现在又不是‘大侦探杰森’,只是一个‘狂虐者’。

    更何况,以森德家族的势力,也不需要他去深挖,有的人是乐意出面。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只要有足够多的酬劳,多得是比他专业的人愿意去调查一切。

    事实上,也是这样。

    而且,比杰森想象中来得还要快——

    哗、哗。

    书页翻动中,杰森的注意力再次被手中的书所吸引。

    “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地图?”

    “果然,能够成为风靡这个世界的‘游戏’,除去一些偶然因素外,必要的因素一个都不可少。”

    翻看着手中的《如何正确参加‘疯狂游戏’》,杰森忍不住的赞叹着。

    他是将‘逃生者’版本和‘狂虐者’版本对照着看的。

    这并不是他的习惯,而是《如何正确参加‘疯狂游戏’》这本书的作者给与的建议。

    虽然不排除对方想要购买者多掏积分的嫌疑,但是杰森却认为物有所值。

    至少,那超过了30张的‘游戏地图’就已经让杰森收获不菲了,更不用说在这些地图上‘逃生者’与‘狂虐者’之间的斗智斗勇。‘

    逃生者,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物品,或是布置陷阱,或是声东击西,或是干脆依靠人多力量大将‘狂虐者’反杀。

    最让杰森感到赞叹的就是这个。

    在某次‘游戏’的初赛中,一位‘逃生者’集合了30人的力量,布置陷阱后,以自己为诱饵,将追击的‘狂虐者’引入了陷阱,然后依靠着人数优势,堆死了那位‘狂虐者’。

    当然,‘逃生者’也死伤大半,就连那位布局策划的‘逃生者’也没有幸免。

    但是,‘狂虐者’的死亡,却让那次比赛的观看数,达到了一个极致。

    也正因为那次比赛,更多的对‘逃生者’有利的条件出现了。

    例如:打赏!

    例如:宝箱!

    前者就如同杰森之前知道的那样。

    而宝箱?



    里面有可能会出现武器、药物、食物或者其它杂七杂八的东西。

    这也是杰森认为手中书物有所值的原因之一——因为,在手中的书上,详细的标注了这些宝箱曾经出现的位置。

    尽管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但是已经足够杰森做出一定的推断了。

    而随着‘打赏’、‘宝箱’的出现以往‘狂虐者’绝对胜利的局面被打破了。

    ‘逃生者’与‘狂虐者’双方变得有来有往。

    甚至,在某一段时间,‘逃生者’成为了占据多数胜利的一方。

    直到‘游戏’规则再次改变。

    ‘狂虐者’可以带着自身‘顺手’的武器进场。

    之后,双方再次变得有来有往。

    “平衡吗?”

    杰森看着‘游戏’规则的本质。

    当然,他很清楚,这样的‘平衡’,可不是为了‘公平’,仅仅只是为了让‘游戏’变得更吸引人罢了。

    一面倒的胜利,很让人爽快。

    但并不持久。

    就好似是玩游戏开了作弊器一样。



    只有相互间‘势均力敌’的对抗,才是最吸引人的。

    最好的就是,一方略带劣势,却咬牙直追,在最后关头翻盘。

    这才是‘观众’们想要看到的。

    所以,‘游戏’就是这么做的。

    而也正因为如此,杰森可以猜得到他下一场的‘比赛’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毕竟,他已经在上一场比赛中‘碾压’了。

    这一场?

    ‘游戏’策划为了让比赛更吸引人,也会做出一些调整。

    因此,杰森更加专心致志的翻看这些地图了。

    尽管大概率用不到。

    但其中‘逃生者’在关键位置布置陷阱,‘狂虐者’在毫不起眼处的追击,却是他可以学些的经验。

    就在杰森翻看到一位‘逃生者’利用翻阅木箱,推到木板砸击‘狂虐者’的精彩例子时,走廊上再次传来了脚步声。

    是两个人的。

    一个是‘接触者’佩尔斯。

    另外一个却是陌生的脚步。

    咚、咚咚。



    敲门声后,是佩尔斯的询问。

    直到杰森点头后,木质的颜色从玻璃门上消退。

    虽然这么做看起来很是多此一举,但是佩尔斯还是这么做了。

    做为一个合格的‘接触者’,他遵守着‘接触者’手册上的一切。

    包括,理应对‘狂虐者’保持警惕的同时,要‘尊敬’对方。

    单引号就在手册上标注着。

    至于怎么理解?



    佩尔斯选择了给与‘尽可能程度内’的尊敬。

    就如同刚刚那样。



    至少,杰森不讨厌这样的行为,看向佩尔斯的目光也较为柔和。

    不过,看向佩尔斯身边的人,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冷漠。

    这是杰森目光中唯一的含义。

    不单单是因为杰森和对方初次见面,还因为对方的目光、表情自始至终都是带着试探,且潜藏的恶意。

    或许对方自认为掩饰的很好,但是在杰森的感知下,对方完全无所遁形。



    对方表面上很有礼貌的问候着,同时还略微欠身。

    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再加上一双廉价的皮鞋,让对方就像是上门推销的人员一样。

    不过,推销人员可比不上对方的目光犀利。

    在问候杰森的时候,这位陌生拜访者的目光就牢牢紧盯着杰森。

    没有放过杰森的一举一动。

    虽然杰森带着冰球面具,但是露出的双眼,却足够对方审视了。

    可惜的是,杰森自始至终都保持着那种冷漠。

    眼神中没有一丁点儿的波动。

    这让陌生的拜访者有些失望,但是却没有灰心丧气,对方挺直了腰板,转过身看向了‘接触者’佩尔斯。

    “佩尔斯先生,我希望和杰森选手单独谈谈。”

    对方这样说道。

    “可以。”

    “但请遵守规矩。”

    佩尔斯没有阻止,只是叮嘱了一句,就在向着杰森示意后,转身走向了走廊的尽头。

    自动门,一开一合。

    佩尔斯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陌生的拜访者这才再次看向杰森。

    “杰森选手,我是比尔德,森德家族的安保顾问。”





    在森德9死亡后,森德家族最先派出的必然是自己人。

    这是一个身位大家族必须要的。

    如果出了什么事,直接就聘请外部人员的话,只会让所有人认为这个家族虚有其表。

    “杰森选手,对于我为什么来,一定有所猜测了。”

    这位森德家族的安保顾问指了指还在播放的电视。

    此刻,电视上播放的自然还是森德9的遇刺事件。

    即使是‘游戏’的直播、重播,这个时候也被压了下了。

    热度,才是被永远追逐的话题。

    “森德9少爷,是一位不错的年轻人,虽然有着一些年轻人特有的毛病,但是大多数的时候,他都做得很好,至少是做到了一个年轻人能够做到的一切。”

    “因此,他被寄以厚望。”

    “也因此,他的意外死亡,会造成很恶劣的事情。”

    “包括杰森选手在内,也在这个影响的范畴中。”

    “所以,杰森选手你有没有想和我说的呢?”

    一段在杰森看来完全就是没必要的‘寒暄’,甚至是可以称之为废话的话语后,比尔德突然没头没尾的问道,而在问话的时候,比尔德再次紧盯着杰森的双眼。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问话技巧。

    杰森见过不少人使用这样的技巧。

    ‘不夜城’内。

    副本世界内。

    而为了自己的安全,杰森早就开始训练自己,让自己任何时候都不流露意外的神情,包括着自己的眼神。

    因此,结果是令比尔德失望的。

    他毫无所获。

    不过,比尔德可没有放弃。

    “也许杰森选手忘了什么。”

    “我可以给您一个提醒。”

    “在嘉伦,对,就是那个被公布出来杀害森德9少爷的凶手,他在参与之前‘游戏’的初赛时,杰森阁下,您帮助过他。”

    “用1积分兑换了打火机。”

    比尔德仿佛是提醒,又仿佛是在说我什么都知道般,详细的说明着。



    面容被冰球面具覆盖着,双眼毫无感情,没有一丁点儿波动。



    一秒。

    两秒。

    三秒。

    足足十秒钟后,比德尔深吸了口气。

    “您知道的,隐瞒对您没有什么好处。”

    “嘉伦只是一个被推出来的替死鬼。”

    “而您?”

    “不想要成为类似的吧?”

    比尔德一副为了杰森好的模样。

    然后,见到威逼没用的对方,马上开始了利诱。

    “‘狂猎者’需要获得总决赛的冠军才能够获得自由,可如果您愿意帮助森德家族的话,森德家族能够让您提前获得自由。”

    “或许您需要改头换面,但和自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您说对吧?”

    说着,比德尔期待的看着杰森。

    但又一次的,这位安保顾问失望了。

    杰森还是老样子。

    这一次,这位安保顾问皱起了眉头。

    杰森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缠。

    但是,有一点,这位安保顾问是肯定的。

    杰森的这种平静眼神一定是隐藏了什么。

    和森德9有关?

    还是和其它有关?



    不过,他已经可以交差了。

    想到这,这位安保顾问选择了离开。

    与走廊里的佩尔斯打了个招呼后,这位安保顾问返回到了车上,直接拿起了车上的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杰森有所隐瞒。”

    “但不知道是否和森德9少爷有关。”

    “查!”

    “不论是否有关,都要给我查,森德9少爷死了,其他人就不要想好过。”

    一抹略带阴沉的话语声从听筒中传来。

    比尔德心底一凛。

    他很清楚这位话语的意思。

    他更加明白,之后会发生什么。

    顿时,这位森德家族的安保顾问开始为那些可能出现的无辜者默默祈祷起来。





    也是大多数百大家族的做法。

    公平、怜悯?

    没有的。

    谁相信有,谁就是真的傻瓜。

    心底默默叹息了一声,这位森德家族的安保顾问却是掷地有声的说道。

    “明白。”

    接着,电话挂断了。

    比德尔坐在车上思考了一番后,就准备去看看嘉伦,这位‘直接’的凶手应该有着更多的线索。

    车子发动着了。

    比德尔做为一个老司机,相当稳的驾驶着车子,驶入了马路。

    但就在下一刻,一辆从岔道并入的重卡径直撞在了比德尔驾驶的车子上。

    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