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爱奇小说|爱情短篇小说|爱情故事小说 > 历史·穿越 > 寒门贵子 > 第八十七章 箭定仓垣
听书 - 寒门贵子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八十七章 箭定仓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四月初二,徐佑率中军主力沿着汳水抵达仓垣城外,此时齐啸和叶珉尚未抵达滑台,许昌失守的消息也刚刚传到穆梵耳中。

    仓垣是北魏豫州的州治所在,曾是仓颉造字的地方,也多次作为王国的都城繁华一时,金代李汾曾有“夷门自古帝王州”的名言,夷门指的就是仓垣。

    豫州刺史穆梵心急如焚,他明知单靠豫州的三万镇戍无法抵御楚国的各路大军,所以收拢兵力集中防御许昌和仓垣等地。

    许昌失守,穆梵并不意外,但他意外的是许昌仅仅坚持了两天就沦陷了,按照他的计划,许昌至少应该坚守一个月才对,可没想到

    南人攻城和守城的能力向来在北人之上,这毋庸置疑,可再厉害也不该突然之间拉开了这么大的差距。百余年来双方多次交手,对彼此的优势和缺点心知肚明,毛毛虫变成蝴蝶,那叫有章可循,可要是直接变成了凤凰,岂不得好好想想为什么

    据许昌逃回来的部曲说,楚军攻城用的那种威力巨大的床弩,射出的箭矢比马槊还要粗壮,成排插入城墙,踩踏可上,若是城墙不够坚固,单单这些弩箭就能将之摧毁,简直闻所未闻。

    而楚军训练之精良,也是见所未见。他们军纪严明,进退有度,每接战,少则三人,多则五人,彼此配合默契娴熟,有人攻,有人守,互托生死,信任有加,几乎没有一个人临阵退缩,看到敌人,则眼泛红光,勇猛如虎狼,跟多年前印象中的楚军根本判若两人。

    此外,还有他们的铠甲,箭射不穿,刀砍不动,除非用钝器锤击,连甲带人锤成碎泥,否则很难杀死,他们的刀制式别致,却锋利无比,长枪更加了得,刺入骨头,可以不费力的抽出,枪杆连杀多人而不易折断,用的弓射程远,射速快,准确度也高

    总而言之,楚军对魏军已经形成了全方面的优势,无论是训练还是装备,都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穆梵默默想了很久,南人之所以发生这些超乎想象的变化,唯一的推断,只能是那位新上任的大将军徐佑。

    左彣的翠羽军是徐佑一手打造的嫡系,山宗的幽都军也和徐佑脱不了干系,而徐佑自己的经历堪称传奇,凄惨的摔入最低谷,却又彗星般的崛起,这在门阀时代,简直不可想象没有人能够在失去家族的庇佑,且被贬为庶民之后,还能重新列为士族,再次屹立于门阀的巅峰。或许正是这种不可能,才造就了今时今日楚军的强悍无匹。

    站在仓垣的城头,望着城外一眼望不到头的十万大军,还有那游弋在多条互相连接的内河之上的数百斗舰,铮亮的盔甲和刀枪反射着阳光,照的人睁不开眼,那矗立在山岗之上的徐字帅旗,仿佛无形中凝聚着无法言述的威严和压力。

    穆梵是参军出身,长于谋划,却疏于决断,所以当得知楚国西征,又被其借道的说辞迷惑,心里打算的是先观望观望,等朝廷的旨意,然后再定是和是战。可旨意还没等到,等到的是楚军毫不遮掩张开的獠牙,南人狡诈,以借道之名,行功伐之实,调整部署已来不及了,所以只能果断的放弃外围,重点防守许昌、仓垣和滑台三城。

    这三座城市,从北往南,处在一条贯通了整个豫州的纵线上,几乎遏制了从东、南两个方向进出中原的要道。他打算集中兵力守住这三座城,以中心开花的战术,拖住楚军的脚步,把他们牢牢的钉死在豫州,等平城方面的援军一到,里应外合,可谋大胜。

    穆梵这个人很有战略眼光,仓促之间,能够断尾求生,存人失地,以空间换时间,并积极准备着反败为胜的计划。若非天工坊这几年把研究成果转化为实际的战斗力,说不定还真被穆梵耗死在豫州。然而这注定不是一场公平的战争,从雷霆砲伊始,科技生产力将逐渐主宰战争的胜负。

    “镇主,徐佑派了使者,要不要放他进来”

    “带他来这里见我”

    过了片刻,使者来到城头,早有亲卫拔刀横架脖颈,道“跪下还不叩见我家镇主”

    使者佁然不动,面无惧色,双目清澈如平湖,既不下跪,也不答话。亲卫愣了愣,他原是照惯例给使者下马威,又不能真的杀了,要杀也得听他说明来意,再由镇主下命令才成。可此人是不是傻子,硬挺着脖子,却一句话不说,这戏接着怎么唱

    正犹豫着是放下刀,还是再继续恐吓,听使者慢悠悠的道“听闻魏主复周礼,尊孔孟,以黄帝后裔自居,莫非连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浅显道理都不懂得”他掷地有声的道“刀斧加颈,吓得住那些不知春秋大义的夷狄,却吓不住承继华夏正统的衣冠士族,尔等要杀便杀,何须多言”

    亲卫被他凛然不可轻犯的姿态所慑,竟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醒悟过来时恼羞成怒,刀刃往脖颈里压了寸许,厉声道“杀你如杀猪狗,当耶耶不敢么”

    使者又是不言语,把亲卫搞的不上不下,再次愣住,心里气得差点就把佩刀劈砍下去了。幸好没等太久,使者说道“足下色厉而内荏,看似威风,实则丢得是魏主的颜面。穆刺史,你还想看贵属的丑态到何时”

    穆梵轻咦了声,挥手示意亲卫退下,道“观郎君气度,不像是只会传话的无名之卒,可否通报姓名,现在楚国任何职”

    又是让人难堪的停顿,使者袖手作揖,道“在下庾腾,忝为大将军府理曹掾”

    “哦”穆梵算是明白了,这人是说话慢,笑道“理曹典司法刑狱,算是霸府的紧要之职,看来庾理曹很受徐大将军的器重”

    庾腾少年老成,每次回别人的话都要斟酌,所以显得迟缓,道“腾百无一用,蒙大将军不弃,为理曹掾实属勉为其难。”

    “是吗”

    穆梵话锋一转,淡淡的道“或许是因为理曹出自庾氏,徐大将军如今的声势可比曹操,却又身如浮萍,不得不拉拢门阀以固其权位,故而滥发朝廷名器以遗足下是也不是”

    这番话挑拨离间的味道很足,若遇到昏聩之主,说不得临阵换将的破事都干得出来。庾腾双手负后,微微笑道“我大楚今有圣天子在位,明齐日月,道合四时,大将军蒙殊常之眷,外闻政事,内谋帷幄,正当君臣同心,济复中原,润万里以风雨,震肆逆以雷霆,岂会受谗言所蔽反倒是贵国的大将军元光,功高盖主,上下相疑,我恐阋墙之祸,殷鉴不远”

    “大胆岛夷”

    “放肆”



    “我来”

    庾腾一席幻诰笔溃尬畈豢刹猓焙椭羌聘浅跹俺#蝗灰膊豢赡茉诙潭淌昙洌邮衽郎酱蠼母呶弧br />
    这样的人,北朝是没有的,或者南北天下,也只有这么一个

    “我既为大将军所擒,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何必说这些无用的离间之语,惹人嗤笑”楼祛疾冷冷道“穆刺史跟随元光大将军多年,献计定谋,无有不从,怕是远比诸位懂得韬略。然胜败乃兵家常事,刘庄之败,其罪在我,麻痹大意,疏于防范,这才给了你们可趁之机。若摆明车马厮杀,不用诡计,南人如何是我们的对手”说着还看了眼清明,显然对两次被他偷袭得手份外的不服。

    “是吗”徐佑微微笑道“所以我请戍主登船作陪,和我一道看看,南人的血勇之气,到底是如何远胜北人的”

    楼祛疾心头颤动,受他身上散发的杀气所迫,竟不敢反驳

    正在这时,有人飞奔禀告“禀大将军,理曹掾庾腾已出水门,正回往我军阵前。”

    徐佑点点头,道“传令下去,三军准备,闻鼓而进,六个时辰之后,我要在豫州刺史府的大堂里为你们庆功”

    众将纷纷抱拳,铁甲碰撞声响彻斗舰,齐齐高呼“诺”

    等庾腾回到跟前,称穆梵拒绝了和谈,还说自来只有战死的魏人,没有投降的徐佑下令所乘坐的斗舰沿河道开至距离城墙三百米外,起身站到舟头,道“弓来”

    清明递上紫玉金胎弓,这是天工坊为徐佑特别研制的超强压层双反曲复合弓,拓木弓背里加入了比例适中的弹簧钢,可以极大的增加拉力,用的佩箭也是特定的挠度,牛角和麻绳扎丝弓弦涂抹了多层生物胶秘料,寒暑力不变,有效射程可以达到四百五十米开外。只是大多数人拉不开,勉强拉开的也射不准,且造价成本太高,不适宜保养,基本不具备大规模推广的价值。

    徐佑独立舟头,开弓搭箭,道心玄微神照万物,周边的景致和声音攸忽远去,眼神里倒映着的,唯有那天地间聚焦的一点

    啪

    箭去如流星,迎着烈烈北风,划过一道近乎完美的弧线,正冲仓垣城头矗立的穆字白纛飞去。城头上的守军放声哄笑,这么远的距离想射将旗,真是自不量力,可眨眼间,箭矢并没有想象中的无力垂落,反而更快更疾,顿时无不骇然色变。

    这一刻万众瞩目,鸦雀无声,无数人的目光随着箭矢的轨迹屏住了呼吸。眼见着要射中旗杆,穆梵身边一个幢主自恃入了七品,怒发冲冠,纵身凌空而起,挥刀砍去,却判断错了箭速,这刀砍在了空处,被箭矢透胸而过,夺的插入手臂粗细的旗杆里。

    先是咔嚓,然后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纛杆皲裂出不规则的龟纹,然后在守军惊恐又不知所措的眼神里轰然折断

    未战而纛折,大凶

    楚军的欢呼声遥荡百里,士气迸发到了巅峰,而魏军则垂头丧气,茫然失措,斗志全无。

    徐佑将弓箭扔给清明,拍了拍手,转身走回椅子,道“攻城”

    百余架雷霆砲摆放在后方,上面盖着层层的干牛皮作为伪装,随着令旗往东挥舞三次,射声校尉张槿大喊道“起砲”

    左彣攻打许昌,只动用了三弓床弩,并没有动用雷霆砲,就是为了保持此刻的出其不意。作为楚军最机密也是最核心的军工技艺,雷霆砲一直是司隶府乃至后来的秘府最高级别保护的对象,所以魏军只是风闻,却并没有确切的情报来验证这一点,并且他们也不相信天底下有什么器具可以破坚城,至少对魏人而言,迷恋的是强大的骑兵,是进攻,而不是据城池以自守

    众兵卒迅速撤下牛皮,绞盘上弦,放置石砲,调校好角度,然后随着张槿的刀锋竖劈,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比牛还大的石砲如天降陨星,雷霆万钧的砸在城池之上,连大地都在跟着颤抖。

    各艘战船的床弩齐射,还有弓箭手的漫天箭雨,近五万人同时从四面八方对仓垣发起了呈梯次的进攻,黑压压的人头如潮水,如蝗群,冰冷无情的吞噬着所有的生机。

    作为楚国的中军,号称战斗力的巅峰,虽然配合、服从以及整体的军事素养比不上翠羽军和赤枫军,但胜在都是老兵,知道如何在规避伤害的前提下打击敌人,尤其是这种兵力占优的顺风战,更是为了功劳奋勇当先,打出了所向披靡的气势和尊严。并且在徐佑出任大将军后,有意从翠羽军调来多名骨干充实到中军的基层队列,大多担任什长、屯长这个级别的军事主管,以点带面,慢慢的进行中军改造计划,今日来看,成效比预想的要显著。

    毕竟这是冷兵器时代的攻城战,只有靠着勇气和血肉,比拼双方承受死亡的能力,谁先崩溃,谁就接受残忍的失败。

    因此徐佑告诉楼祛疾,让他看看,南人的血勇,丝毫不必北人差

    攻城战已经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雷霆砲击碎了正南面的城墙,露出四五丈宽的缺口,破虏将军柳铎率部争先突入了进去,却被魏兵及时的用铁栅栏堵住,拼死夺回了失地。

    柳铎也是这次作为徐佑和庾朓的谈判条件,加入西征的四大顶级门阀子弟之一,起先相当的桀骜,摆门阀的臭架子,被徐佑送进枫营,在韩宝庆手底下锤炼了三个月,天天被监察司洗脑上课,三个月后仿佛脱胎换骨变了个人,然后又经过多场实战演习,表现突出,入虎钤堂学习了两期,毕业后封了八品的杂号破虏将军。

    这对顶级门阀来说,沉沦下僚,其实属于羞辱了,但柳铎并不以为意,他接受了翠羽军的思维逻辑,军人以战功为荣耀,家世门第只是,而不是依仗,所以他悍不畏死的带着百人持刀盾突入城内,由于后续部曲的脱节和守军的反扑,无奈退了出来,可有一就有二,他就不信,城墙都塌了的仓垣,到底能坚持多久

    仓垣的城池高大,可是战事发展到现在,就是傻子也知道再高大的城池在雷霆砲面前也是不堪一击,想要依托城防来坚守已经不可能。魏军的厉害之处在于野战,但仓垣又被称为水城,黄河、济水、颍水、汳水以及金河、蔡河、惠河、明河组成了纵八横九共十七道水系,其他支流小河更是数不胜数,穆梵麾下的水军其实不算弱,船只不论大小总计三百二十艘,可跟楚军一比,还不够那些庞大的海龙舟塞牙缝的。骑兵出城的话,在这样的地形根本组织不起来大规模的进攻和迂回穿插

    穆梵突然发现,他犯了兵家大忌,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竟然因为错估了楚军的实力,导致现在进不得,退不得,守不得,也攻不得,仓垣已成了死地



    每年耗费百万资财,对楚军的变化一无所知,更连雷霆砲这样的攻城利器都没有打探到任何的消息,此次若能活着返回平城,定要弹劾侯官曹上下无能误国之罪。

    穆梵决定突围。

    收尾阶段了,各位小郎君想看到什么结局,或者什么人的故事线,可以到书评区给丸子留言,完本不易,尽量皆大欢喜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